教研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学教研  >>  教研动态>>内容详细页
2017年浙江高考作文命题的材料解读
【发布日期:2017/11/7】  【作者:网站管理员】  阅读次数:721

2017年浙江高考作文命题的材料解读

 房福建

高考落幕,备受瞩目的作文命题也一度成为街头巷议的焦点。今年浙江卷作文避开了时政热点论说,直面中学生的当下人生,在自我生涯规划的天空下“思考”与“评说”齐飞。

先来看这道作文题。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有位作家说,人要读三本大书:一本是“有字之书”,一本是“无字之书”,一本是“心灵之书”。

对此你有什么思考?写一篇文章,对作家的看法加以评说。

(注意)①题目自拟。②不少于800字。③不得抄袭、套作。

今年高考作文题一如既往地沿着立德树人、文化引领的命题方向前行,但非一成不变。与前两年相比,今年的作文命题单从“卷面”呈现来看,就凸显了三个特点:叙述材料简洁,话题内涵范围清晰,命题指向明确。

首先是叙述材料简洁。以33个字叙说“作家的看法”,在阅读者面前树立了“评说”的靶子——人要读“有字之书”、“无字之书”和“心灵之书”。相较于2015年“为文与为人”的119字和2016年“虚拟与现实”的179字,绝不是一个“少”字了得,命题者意在简化与阅读者的沟通,给予写作者更多的发挥空间。这其间没有了因个体阅读视野差异而带来的文化审美和差异感,没有了因地域经济条件不同而带来的科技认知的陌生感;而只是鲜明地表达作家的看法——“人要读三本大书”,至于“要不要”“为什么要”,三本书的内容甚或内涵所指及其间的逻辑关系,那就应该是“你有什么思考”的事了。所以说,今年考生将卸下多余的“镣铐”,作文之舞会跳得更自由、更舒展、更美妙。

其次是话题内涵范围清晰。一是作家对人与“书”的关系认知,二是阅读者对人与“书”的关系认知,这三个逻辑圈交织之中又体现了层层递进的逻辑关系,前两者为逻辑的前提层面。后者为逻辑的结论层面。对于第一层面,由于命题者只是简明地呈现了作家的看法,对作家“三本大书”的内涵叙述缺失,导致下一环节阅读者的解读文本和写作者评说观点与作家的看法有出入,因而招为一些非议:既然“作家的看法”本就是一个远看很美很朦胧的靶子,那又怎么能要求阅读者和与作者切中靶心地论说呢?但这恰恰是命题者有意为之,减少审题环节的叙述枝节,给阅读者和写作者以重构的自由,拓展了思维考查的空间,可谓失也“简”得也“简”。

命题者有意缺失“三本大书”的界定,让阅读者和写作者根据“要读”去推断“三本大书”的内容和内涵,进而推断作家阐述“要读三本大书”的理由。比如,相对于明确的“有字之书”的读万卷书,“无字之书”可立足于行万里路,那“心灵之书”应是与自己的人格修养息息相关,如此,圣贤孔子则是;相对于“有字之书”的书本知识,“无字之书”可立足于社会实践,那“心灵之书”应是诗意地栖居的精神生活,如此,“千古奇人”徐霞客则是;相对于”有字之书“的知识,”无字之书“可立足于世界,那“心灵之书”应是精神,人不正是籍此达到心灵的逍遥游吗,如此,睿智如庄子者则是;“有字之书”是别人的经验,“无字之书”是别人的行动对你的感染,“心灵之书”是经过各种熏陶之后自身的气质和魅力,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此命题材料的叙述在一定程度上是为写作者松绑,走出传统“八股”的逼仄空间,让考生在既有文本、阅读者和写作者之间重新建构,找到自我独特表达的“点”。

第三是命题指向明确。材料叙述中两次强调“对此”、“对作家的看法”,且凸显“有什么思考”“加以评说”的措辞。很明显“此”就是“作家的看法”,即对“人要读三本大书”这一看法加以评说。而所谓的“评说”又要与“有字之书”、“无字之书”和“心灵之书”内容相关:这只是显性信息。而对“三本大书”内容和内涵,以及其间逻辑关系的解读,以及人与世界(“三本大书”)之间的哲理思考,则是其隐性信息,也是最能体现写作者认知品格、表达品格的地方,因而本命题人人有话说,但要脱颖而出,还需要颇高的思辩能力和深厚的表达功底,这也合理地拉开了梯度,体现了高考的选拔性。比如“三本大书”之间的关系,命题材料没有体现逻辑层级。你可以把“有字之书”、“无字之书”和“心灵之书”看作并列关系,逐个阐释演绎“三本大书”的美妙,进而评说作家看法;你也可以以“心灵之书”为总,统摄“有字之书”和“无字之书”进而评说作家对“心灵之书”的认知;当然你还可以梳理出“有字之书”、“无字之书”和“心灵之书”之间由浅入深的层进关系,进而评说作家的三境界。相比而言,后两者的思维品质和逻辑建构要稍高一筹,避免了简单的评说且有自己的真知灼见,思辨性也较突出。当然,跳出“三本大书”本身,而立足于作家为什么说要读的是这“三本大书”,你觉得这位作家的看法是切中肯綮还是平庸乏理,这或许可占据任务驱动的“高地”,但是核定是有点困难,或许是很多考生会避开此写法的一个缘由。

“思考”如神来之笔,思接千载,而“评说”就显得接地气,似曾相识了。关于“评说”,大家并不陌生,中学教材里就有《马说》《师说》之类,且高中必修(苏教版)教材作文序列也有《独立思考,善于发现》《为观点提供有力的支撑》《让说理更令人信服》《文学短评的写作》《学会分析》《让你的认识更深刻》等相关的训练,再加上浙江卷命题者倡导的论说文和辩证思维等写作取向,考生对此早已是耳濡目染、烂熟于心了。但也有人提出疑惑,说既是“评说”,“作家的看法”既非争议现象焦点也非鲜明的是非判断,怎么去“评”;这其实还是误解了词语“评说”,《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把该词条释为“品评论说”,包括“品评”和“论说”,也就是对“作家的看法”进行品评论说,在一定程度上与论说文的“论”与“说”相交叉。这恰恰是需要客观、冷静、理性的“思考”,至于写论说类文体,还是借用其他文体来评说,不足重要,只要能反映自己对“作家的看法”的“评说”即可。至于材料作文还是任务驱动型作文之争,完全没有必要,只是这个“任务”非典型性,需要结合材料的多元指向自我界定罢了。


    上一篇:昂首迎战,静候花开
    下一篇: 合作学习,为体育教学增值添色
    乐清虹桥中学分校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温州创一 网站后台 旧站回顾
    联系地址:乐清市石帆镇河淇路 电话:0577-57157178、57157175、57157173 Copyright C 2007 djxx.Com All Rights Reserved